• 臭氧治理如同治病,要在诊断和诊治上下好功夫

    我国自2013年开始大力推进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并取得显著成效,PM2.5等主要大气污染物浓度整体下降。但臭氧污染治理总体处于起步阶段,一些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。

    近年来臭氧问题已得到高度重视,在珠三角、长三角部分区域臭氧治理开始了全面的探索和实践,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。臭氧治理如同治病,目前在诊断病情和治疗方面仍存在一些问题。

    一是病情诊断不清。臭氧污染生成、传输及影响机制复杂,治理难度大。由于科研支撑不足,对于臭氧污染问题诊断不清,部分基层人员对于臭氧如何治理缺乏认识,信心不强。由于部分城市短期内臭氧问题无法遏制,部分基层人员存在一定畏难情绪,对臭氧治理路径存在一定质疑。

    二是缺乏全身诊治理念。目前在部分地区,不同城市臭氧治理各自为战,缺少协同性,尚未形成统一管控、信息共享局面。一个区域或城市臭氧经常受周边传输影响,自身努力取得的成效往往无法得到充分体现。

    三是急病急治问题突出。目前国家尚未出台长期改善的规划,在地方层面,由于生态首页工作千头万绪,任务繁重,基层首页人力不够等原因,目前部分城市采用短期突击的方法,没达到预期治理成效。

    针对以上问题,笔者建议,对臭氧问题需加强病情诊断、强化科研支撑,开展全身诊治、推进大区域协同。急病缓治,做好长期推进,扎实推动臭氧污染防治工作。

    加强病情诊断,强化科研支撑。要通过强化科研支撑来做好病情诊断。高度重视臭氧污染机理研究,加大对重点城市臭氧污染防治攻坚科技支撑力度,加大资金投入,构建高校、科研院所、第三方机构参与的科技支撑保障团队。同时,加大对基层首页人员科普和指导力度,及时解答基层人员疑惑,开展臭氧治理工作大讨论,充分发挥和吸取基层人员的智慧,增强治理臭氧污染的信心。加强科研与管理无缝对接,科研相关成果和理论及时反馈管理部门,管理部门及时吸收采纳最新科研成果,对科技支撑团队提出的建议及时研判,并调整臭氧管控策略。在全局层面,高度重视重大机理、重要污染源的研究。比如,高度重视自然源、移动源VOCs排放,农业土壤氮氧化物排放等对臭氧治理的挑战,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。在区域层面,根据区域排放特点,开展科研攻关,制定协同减排策略。

    开展全身诊治,推进大区域协同。结合区域污染现状、传输规律和前体物排放特征等,建立跨省份、城市层面的大区域臭氧污染联防联控分区。借鉴发达国家经验,成立大区域臭氧传输管理机构,推进大区域协同。制定大区域臭氧污染防治规划和目标,参考发达国家经验,建立跨区域目标联控和协调补偿机制。建立大区域协同监测网络,实施对臭氧及前体物的大区域协同监测,为各城市和分片区域臭氧治理提供基础数据支撑。组织开展大区域联合科研攻关,联合高校、研究院、政府等部门科研力量,对大区域臭氧形成机制和治理路径开展长期科研攻关,为区域内各城市臭氧治理提供强有力科研技术指导和支撑。高度重视源清单基础性支撑作用,建立大区域源清单数据库,吸取国外源清单数据误差导致治理方向偏差的教训,提高源清单精准性。根据大气污染预测预警和模型分析,科学评估臭氧污染趋势,制定大区域协同减排方案,并将减排措施落实到每个城市子方案,城市子方案将减排措施落实到污染源点位。依靠大区域臭氧传输管理机构,监督减排措施落实情况,确保区域内每个城市减排目标落实到位,并及时评估减排效果与臭氧治理成效。

    急病缓治,做好长期推进。臭氧污染治理是一个国际难题,要急病缓治,在全局层面上,建议出台臭氧治理长期规划,合理制定长期治理目标,并充分借鉴发达国家治理经验教训,避免重复走弯路。在区域层面,在春冬两季,除高温天做好臭氧防控之外,应充分利用臭氧污染空窗期,做好各项基础性工作。做好历年臭氧数据的分析研究,做好臭氧治理工作回头看,总结经验教训。做好源清单的更新,确保数据精准可靠。做好臭氧前体物治理设施的提升整治,确保污染物减排成效。在夏秋两季,要集中人力、财力和物力,针对区域产业结构和污染排放特点,制定针对性的臭氧污染治理攻坚计划,并全力做好臭氧污染治理集中攻坚。同时,要结合气象预警预报,针对易产生臭氧污染的气象条件,开展臭氧污染高峰的重点时段集中攻坚,消除臭氧峰值。

    作者单位:浙江省杭州市生态环境保护综合执法队


    上一篇:区域再生水循环利用资金从何而来?

    下一篇:准确理解把握“两个确立” 深入推进依法治污

    展开